首頁 > 新聞頻道 > 社會 民生

逆行的白衣天使 追夢的商洛姑娘

2020-08-18 09:01:04
來源:商洛日報 - 商洛之窗

  陳丹婭

楊麗在機場城際值守點工作

雷姣欣做鼻咽拭子采樣

  近期,國內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成效顯著,喝啤酒吃串串又成了商洛人生活的日常,當民眾松了一口氣正在舉杯歡慶的時候,防止境外疫情輸入成了當務之急。市中醫醫院的兩名白衣天使楊麗和雷姣欣積極響應號召,走進咸陽國際機場,和其他醫護人員一起為民眾筑起一道疫情防控之墻。

  從7月20日至今,楊麗和雷姣欣已經在咸陽機場奮戰了十幾天。她們一個負責國際航班的采樣工作,一個負責國內航班的測溫工作,連日的高溫天氣,絲毫不能懈怠的堅守,讓她們嘗盡了追夢的苦楚,也更堅定了她們的追夢之路。正所謂“疾風知勁草”,新冠肺炎疫情不僅激起了她們的家國情懷,更讓她們帶頭走進一線,展現出巾幗不讓須眉的力量。她們堅守崗位,兢兢業業,不放任何一個潛在的病毒攜帶者走進三秦大地。

護士職業是我夢想開花的沃土

  “穿上白大褂的那一刻我就覺得夢想也是需要經營的,護士只是一種職業,而這種職業就是我夢想開花的沃土。”

  說這句話的人是市中醫醫院外科一病區副護士長楊麗,去機場支援的時候,她被分到測溫組,經過專業的培訓,第二天就開始上崗了。楊麗主要負責國內航班測溫工作,機場三層樓兩名測溫人員,一個班次12個小時,凌晨3點接班。一次轉移高溫患者時,楊麗不小心將自己的防護服劃破了,重新換上防護服的她變得格外小心翼翼,她說,只有醫護人員才懂得防護服的意義,她得珍惜!

  楊麗每天的工作就是給通過儀器測量的高溫患者用水銀溫度計復測一遍,由于她對接的是國內航班,所以高溫人群比較少,可是機場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即使只有一個人,測溫員也要守候在旁邊,確保萬無一失。楊麗說這份工作不辛苦,一天測不到幾個人,工作很簡單,流程也很容易,就是30多攝氏度的高溫,讓她感覺天天都在“蒸桑拿”。

  為了減少脫防護服的時間,楊麗只是在吃飯的半個小時內順便去趟廁所,她不敢喝水,生怕喝水就要上廁所。每次脫下一個半小時,休息的12個小時,另外的10個多小時都在防護服里“蒸桑拿”。帶隊領導體恤他們,讓大家輪班,都少干一點。但一想到這是為祖國作貢獻,楊麗不想輪班,除去正常休息時間,她恨不得一日三餐都不吃了,牢牢守在第一線。

  “這段時間我很感謝我的家人,在我老公出車禍腿骨折的時候,他們輪流照顧,讓我沒有后顧之憂,我更應該堅守崗位,為夢發光。”楊麗說。楊麗家里姊妹五個,兄弟姐妹們都很支持她的工作。就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楊麗還成為市中醫醫院篩選的支援武漢預備人員之一。她也通過多種方式表達了要為疫情貢獻力量的心聲,想在國家遇到危難的時候站出來做點什么。這一次初步實現了她的夢想,她還希望能有更多的機會為祖國貢獻力量,“哪怕天天‘蒸桑拿’,我也愿意!”楊麗說。

我們也是身披鎧甲的戰士

  “你們都覺得護士是可愛的白衣天使,實際上,我們也可以是身披鎧甲的戰士。”

  說這話的是雷姣欣,市中醫醫院急診科副護士長,全省優質護理先進個人。新冠肺炎疫情以來,她和楊麗一樣多次寫下請戰書,請求支援武漢。在疫情防控期間,她放下8個月的小女兒,主動加入醫院的一線防控隊伍之中,她用自己的行動證明,只要心有夢想,哪里都是戰場。

  7月20日,剛被分配到采樣組里,雷姣欣就接到了工作任務,組里15個人為抵達咸陽機場的一趟來自境外的航班的乘客及機組人員近300人做鼻咽拭子采樣、采血。雷姣欣跟隨老師們,奮戰了將近4個小時,直到凌晨兩點才結束工作;氐剿奚,疲憊不堪的她才發現防護服里面的衣服已經濕透了,襪子都粘在腳上,半天脫不下來。

  相比國內航班,雷姣欣的國際航班風險更大。每天都在三四個平方米的空間里采樣,二級防護措施讓她在防護服里有種窒息的感覺,根本感覺不到空調的溫度。而且接觸的都是境外來客,感染的風險很高。就在7月27日,他們組的采樣人員,在某國入境航班旅客中,檢測出一例確診病例,成功阻止了境外輸入病例的感染擴散。

  狹小的空間也可以是戰場,每天歸隊的那一刻就充滿了力量?墒钱旈e下來聽到女兒的語音留言,一句一句“媽媽我想你”,讓雷姣欣陷入了短暫的憂傷。“我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被感染,感染的話好長時間都不能回家了;再一個就是擔心女兒,娃放假了,奶奶要照顧妹妹,娃他爸也要上班,每次就是讓老大自己一個人在家或者獨自一個人去補課班,感覺挺對不起老大的,畢竟她也是孩子。”雷姣欣說。

  心里懷著對孩子的愧疚,行動上還是堅守著自己的夢想。雷姣欣的丈夫也很支持她的工作,兩口子經常隔空加油打氣。她的丈夫在扶貧局工作,為了讓群眾早日脫貧過上好日子,忙得不可開交,她主動請戰支援機場,為了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干得不亦樂乎。她說:“夢想是鎧甲,家人是軟肋。為了夢想,軟肋也變成了鎧甲。”她慶幸,在祖國需要的時候,她還能上!

桥本舞先锋电影